主页 > 友情散文 > 正文

【江南往事】此间无少年(小说)

2022-04-23 14:43:23 来源:吉本文学 点击:1

我一直都觉得自己的人生过的挺惨淡的,可是那些心比天高的愿望往往都还没有付出实践之时就被现实残酷地掩埋。最可恶的便是我至今都觉得最大的空缺便是一直都没有找到活着的理由,同时我也在不停地回首希望找到一丁点儿理由为自己开脱究竟是什么支撑着我度过这二十载的。

然而,思维主导的因素永远都是幻想。但是,这个幻想却往往都敌不过客观的存在。而我想来想去就只想到,我今天回忆着昨天,而昨天又再想象着前天,所以归根结底而言我就是不停地往前循环。祖冲之没能找到圆周率很正常,从某种程度上而言他到死都没能明白什么是无限不循环。

我叫苏小虎,但是我却有悖这个名字最初的含义或者是父母的期望。因为我一点儿也不生龙活虎,相反我倒是喜欢唬来唬去的。

我目前正在南方的城市念大学,这个所谓的大学简直就不是我的初衷。其实,我高中的时候几乎是一片空白。现在才感觉到生命的苏醒,这种生命的复苏很强烈,强烈地让我感觉到像是直接把钠扔进水里的那种激情。

我喜欢化学,但是我却又厌恶化学,唯一的解释便是喜欢着化学却常常考试都无法及格。我感觉自己的高中就像是一块被存封在煤油瓶里的钠,整天都在昏天黑地的房间里拼命的阅读和学习。而现在,我就感觉到我像是被捞出切成片的钠,在重见天日之后就得要爆发,以泄被埋没的愤恨。

但是,这个愤恨似乎得不到各界的响应。就像路遥说的,平凡人的内心澎湃,抵不过明星的鸡毛蒜皮。于是,我的一切终归要回到平静。

我填志愿的时候鬼使神差的选了化学系,而更加鬼使神差的便是我高考的语文居然一反常态的及格了。这个世界总是存在那么多稀奇古怪的事,比如我选择了化学系却常常跑到播音系去听课。而唯一的理由便是高中时候就听说的,凡是美女横行的地方必有播音系的。

我前面的时间可以说是空白的,而空白的人生就是对什么事情都产生不了兴趣包括对女生。这让我想起了薄伽丘《十日谈》里面的一个故事,大概的情节便是一个父亲为了不让儿子接触女人,就说女人是绿鹅,是祸水。可是,这个孩子在看到绿鹅的时候却发现很美丽,于是便向他的父亲提出要买一只回去养。可见,自然的力量比从小的戒训要强得多。

在这个天性的驱使下,使我跑去播音系。但是,播音系每节课都要练声和播放一些声响比较大的课程。这常常会让我从梦中猛地脱醒,然后眼泪婆娑地看着眼睛的景物。正所谓,雾里看人有迷离之感。所以,我觉得播音系没丑女,而事实上我当时男女不分又怎么可能分出美丑呢?介于播音系睡觉的环境太糟了,而且和这些女生交往起来肯定得不到安静。我便只得放弃最初的想法,继续去晃悠着自己的日子。

然而我却常常感觉到自己是一个人活在这个偌大的世界,而且这种想法每况愈下,还愈演愈烈。我不是一个文人,但是我却在一定精神上超越了文人,这就好比没吃到羊肉而却引得一身羊骚。有时候仅仅只是在某个瞬间会感觉到自己像文人,因为文人都是独孤的。从某些层面上来讲,我已然领会到这层含义,从而进化成了知识分子。

王小波说过,对一位知识分子来说,成为思维的精英比成为道德的精英更为重要。这句话在我身上最显而易见的便是我遇到林歆的那天。

我喜欢南方的古城,这里不仅仅有长长的巷子还有古色古香的木式建筑。每当我路过悠长的巷子时,我总是想象着能邂逅一位结着忧愁撑着油纸伞的丁香姑娘。但是,戴望舒当年路过的某条类似的巷子定然是曲径通幽的,深处见人家,方能遇到丁香姑娘。而我,无论何时出现在这些巷子都是人声鼎沸,吆喝不断。更可恶的便是这里的游人多得像三月过江的鲫鱼,熙熙攘攘的就算有丁香姑娘也被吓跑了。如何能够遇到一个撑着油纸伞,从面前悠闲缓步而过的姑娘呢?

我来这些地方只是为了找到一点世界的感觉,我没有找到世界却找到了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会有纷争,而那些铜气熏天的生意人把这片小江湖吵得沸沸扬扬。我每每都杞人忧天地看着那些木式而又破败的楼房,很担忧这些楼房会承受不起这些争吵之声的分贝而轰然倒塌活埋了这些有钱途之人。

遇到林歆实在是一种碰巧,但是书上有云,人生就是碰巧遇到一个人过下去,便是一辈子。从浪漫主义理论来讲,我已然悟透我的人生。但是,殊不知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再美的文字都赶不上物质。

林歆那天是单独一个人背着大背包出来玩的,现在的大学生吗?想想也是如此,除了到处闲逛还真的找不到什么事情去做了。那天的我不知怎么回事便成了王小波所说的知识分子,而知识分子惯用思维逻辑,进而容易忽略道德。

其实,一个人的逻辑思维往往容易被眼前的景物所迷惑,这就是犯罪分子为什么喜欢在证据现场留下过多的证据以扰乱警方视线的原因所在。惯用思维和临场发挥的差别是不言而喻的,而我碰巧在这上面犯傻了。

我本来看到人多的地方就会莫名其妙的心烦意乱,这种有心而出的乱意往往容易降低自己的道德修养。感觉这道德和思维就像是平衡杆,一方下去,另一方就得上升。

我本来就不想插足别人的世界,但是,却无意之间踩在了林歆的脚上。于是,我觉得介入别人的世界之前一定要踩到脚才行,不然怎么可以说是插足进去呢?

我低下头,毫不犹豫地说了声对不起。准备离开,而林歆扭头就说我是故意的。可见,在林歆的心里面认为那么多人不踩偏偏踩她可见对她有非分之想。鉴于人声鼎沸,她的声音也被狠狠地埋没。这就好比好百姓的心声,往往都被官方的声音所埋没。

我一时也是百口莫辩,即使这踩到别人的脚在这地方的概率虽然大。但是,这么大的概率却不应该用在这个女孩的身上。我当时没有看林歆,而林歆的不依不饶让我不得不正视这人起来。毕竟,这也挺尴尬的。

我抬头看着林歆,露出厌恶的表情想要吓吓她。正好我也可以好好地看着眼前这个比较凶神恶煞的女孩子,说实话。她的乖巧模样不得不让我怀疑我踩到的不是她而是别人。

据说,有刘海的女孩都漂亮。据说,戴眼镜的女孩会可爱很多。据说,双颊有酒窝的女孩笑的好看。据说,脸上菲菲而红的女孩容易让人心动。据说……据说,我有点把持不了。

可能是我露出的厌恶表情让林歆更难堪,而她显然喜欢挑战且不畏权贵。有孟姜女的贞烈,却又有一些小女人的眼里揉不进沙子。

林歆大声的说道:“你凭什么只踩我的脚?”这还得了?这女孩明显地认为我的职业就是靠踩别人的脚谋生,一时被她问得哑口无言。而且,她那个“只”字就是在说明我是针对她的。由于是我不小心踩了她一脚,自知理亏加上她很肯定地说是我踩到她的脚,而且还想着我对她有所企图,几个思维转换之下让我明白了女人真的不好惹啊!

林歆见我哑口无言,居然哭哭啼啼起来。这让我大吃一惊,这摆明了是想赖上我啊!看来这女孩是表演系的,说哭就哭真是适合去演孟姜女。旁人见到林歆的样子,马上围过去询问原因。而我怕她再次胡说八道,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啊!到时候,怕是我会被她的一些强词夺理的理由逼得有苦说不出。更加担忧的便是,那些围上去的人一看就是那些喜欢不分青红皂白就动手的人。

当时的我见势不妙,急中生智直接上前拉起她的手腕说道:“亲爱的,别闹了,我们走吧!”这时旁人才恍然大悟,原来这是一对情侣在闹闹小矛盾。既然猜测是情侣,自然而然地应该要袖手旁观才行。

林歆听到我的话,被惊得够怆。但是,还是乖乖的跟着我走出了人群。我拉着她走出了人群,然后放手说道:“小姐,你我往日无冤近日无仇,就为这小小的一脚就横生事端?”

林歆听了微笑着说道:“小小一脚,你怎么不给我踩一脚试试。”

我把脚伸了出去说道:“来来来,赶紧踩吧!我不想欠你。”

但是林歆无动于衷地说道:“算了,我不是那种喜欢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人,那样也太没有意义了。如果你诚心认错,就帮我背背这个背包吗?”

我暗暗想着完蛋了,这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但是,这女孩如果是表演系的那就有些手段让我不得不从啊。正所谓,一个没有男人的女人会毫无主见,而一个没有女人的男人会毫无抵抗力。

林歆也没问我愿不愿意,直接解下背带,塞给了我努着嘴说道:“就辛苦你了,我就在附近走走,就一会儿。”

我是想要拒绝都不行,直接被她牵着鼻子走。无奈之下我只得背起她的背包,但是真的很沉。这沉重的好比以前抗战要用一个连去堵截一个团。当然,这种不堪负重的情况是不能和林歆说道。要不然,她会认为我连一个女孩都不如的。

林歆见我欣然接受,鬼知道我是不是自愿的。很高兴地说了她的名字,而我也吞吞吐吐地说了我的名字。主要还是这个名字确实不好听。

我们左聊聊,右聊聊。令我意外的是她居然和我是同一个学校的,这时她更加地认为我帮她被背包是理所当然的了。她一下子找到了平衡罪恶的理由,便心安理得的活泼起来。而我也感到荣幸,毕竟这女孩在我看来还是挺有眼缘的。

林歆在读的是艺术系的,而且她又酷爱照相。所以,这背包里面是她的专业相机。据说价值不菲,难怪会那么沉重,这可是不少的血汗钱啊!

我那天其实特别难受,主要还是觉得特委屈。就那一脚,说实话到现在我都还没有明白自己到底有没有踩到林歆的脚。而林歆一口咬定,和我的不确定在双重的定论下让我不得不暂时性地委曲求全,不然一个蛮不讲理的女人做起事情来那可是满城风雨。

当然,我的那一脚让我踏进了林歆的生活,而林歆似乎也喜欢和我形影不离。但是,奇怪的便是我们的样子一直都让不少的人纳闷。说我们为什么没有更进一步?

而我往往都很大义凛然地告诉他们,说这个感情往往止步于爱情,而友情才能地久天长。当我说出这话的时候,连我自己都觉得恶心。这纯粹就是胡说八道,但是似乎也被我一语成谶的实行下去了。

林歆和我的足迹遍布了校园的角角落落,而我主要就是那个苦力。不管走到哪里,我总得帮林歆扛着她的相机三角支架。这让我感觉自己先是一个保家卫国的防空兵,而且应该还是保护重要人物的近身保镖。

一路上我总是向着林歆嚷嚷说我有多累,而林歆总是眉头一皱,挤眉弄眼地说这么丁点儿就把你累成这样,还是不是男人啊?这简直大伤了我男人的自尊,年轻气盛在怒气值下居然展现出刚强的一面,直接飞奔还拉着林歆而走。事实证明,一切逞能都会付出代价的。晚上回到寝室,我让室友在我身上贴了无数张虎皮膏药,顿时整个寝室药味弥漫。每个室友都捂着鼻子,对我恨不得杀之而后快。

大一因为认识了林歆,我可没少往外面跑。她的一些摄像工具也不辞辛劳地跟着我奔波,脚程怕是超过了红军的长征,而我的心里特别地难受,因为林歆总是心疼地摸着那些工具说奔波得很辛苦。我终于能够体会到旧社会的苦力为什么都苦命的原因了,连小细节都受到冷落更不用说大的方面了。当然,我是不会做出任何表态的,这女人有时候就是奇怪,做出的某些事情怕是要威胁到爱因斯坦相对论的存在了。

其实,跟着林歆到处拍照的时候我突然发现我们的学校还是挺美的。至少这些花花草草的点缀在林歆的高超的拍照技术之下还是挺唯美的,而我的照片总是那么的不景气。我一直怪林歆没给我开滤镜,不然怎么会拍得大变样。而林歆的回答更是让我丢了对自己仅有的信心,她说就是开了滤镜才拍出这样的,不然会更加的难以辨别。

林歆拉着我拍照的时候我总是别过脸,所以照片上的我往往都是看向别处。而且,林歆还发现了一个严肃的问题。经常拿着照片让我侧脸对比说这个相机太不科学了,居然能够照出如此轮廓线条分明的照片。每到这时我总会得意一下,看来我也不是那种长的特别不入镜的人吧?

林歆拍过大大小小的东西之后就感觉特无聊,她的拍摄的相片多的超过了我的书本。而这些照片是我痛苦的根源。因为我已经记不得有多少次我扛着她的相机到处游走了,而且这妞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经济支撑着她摄像的开支。

在林歆不拍照之后,不知不觉地冬天就到了。那些光秃秃的树干毫无生机地伫立,偶有零星半点的枯黄落叶也蹁跹而下。我总是忧伤的告诉林歆,你看最后一片落叶都飘下了,这个冬天要来了。

林歆虽人在艺术系,可是却也是像我一般只是一个挂名。显然她对这些落花无意,流水有情之事毫不动容。而令我悲伤的是,我感觉高中看的那些书籍全部都白费了。

我们两个继续晃荡的时候,林歆总是抱怨我这个人怎么会如此的毫无乐趣。然后指着那些被男生逗得欢声笑语的女生很羡慕地对着我说道,你看人家为什么可以那么体贴的哄女孩子开心。而你,却一直要我和你说话你才会说话。

我对这些人的行为总是嗤之以鼻,继而教育林歆说道,不要去羡慕那些虚无的东西,这些人都只是表面文章做得好。说不定哄女孩子开心的话语,还是连夜背出来的。这时换我变得毫无风情了,这让林歆大惑不解。她会继续说我老是这样,一点儿也不理解女孩子的内心。难怪一直都是孤家寡人。

羊角风的诊治医院
治癫痫病常见的方法
中医又是如何治疗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