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园】患难夫妻(小说)

2022-04-22 11:38:11 来源:吉本文学 点击:0

1

1976年6月15日是一个晴朗的早晨,张淑馨起了个大早,别看她已经十九岁啦,还从来没有独自一人出过门,这一次要和同学们一起上山下乡了,心情有点儿激动,一个晚上都做梦在汽车上,醒来一看,还在家里。不免有些失望。她的大姐就是上山下乡以后被推荐上大学的,张淑馨心里也盘算着,走大姐的路,在乡下好好表现,早一点儿上大学,实现自己的梦想。于是她按捺不住心里的激动,早早起床准备行装。爸爸妈妈给她准备了被子褥子和一些换替的衣服。邻居大婶还送来了暖水瓶,洗脸盆和毛巾、牙缸。就要离开家里,心里还真有点舍不得。毕竟以后自己就成了下乡知识青年了,不能经常回家来,要在农村好好干活,争取早日被推荐上大学……

当她从里屋出来的时候,看见二姐已经把饭做好了。二姐说:“三妮,你赶快吃饭,吃完饭我们送你去汽车站。”张淑馨的乳名叫“三妮,”今天听到二姐这样叫她,心里很温暖,毕竟去了农村就看不见二姐了,以前有什么事情,都是二姐替她拿主意,干什么活不会了,也是请教二姐。虽然二姐只比她大两岁,但是二姐是个脾气倔强的女孩,干什么事情都拿得起放得下,比三妮有主见,所以三妮在拿不定主意的时候经常是问问二姐的。今天要离开二姐她真是很舍不得,二姐也舍不得她。二姐说:“到了乡下,要自己多长个心眼儿,干活的时候,注意安全,危险的地方不要去。”

“二姐,我知道了。遇到问题我会写信和你商量的。”

“傻妹妹,有的事情写信是来不及的,要学会当机立断。”二姐说。

“二姐,我知道了。我以一个真诚的心对待每一个人,他们不会亏待我的。”三妮很天真地说。她这么说二姐更不放心了。二姐已经工作了,在理发馆当理发员,她的见识比三妮多多了,她已经看见了人世间的世态炎凉。可是三妮什么也不懂,她以为自己的善良能够换来更多的善心,二姐担心她被坏人欺负,所以一路上边走边嘱咐她。二姐用自行车带着三妮的行李,将三妮送往火车站。他们这批知青是去兴和县的,那里没有火车,只有每天一次的长途客车。火车站上有自己的大客车专程送铁路子女上山下乡。父亲向单位请了假,专门去送三妮到兴和县的知青点,听说那里是林场,知青们集体生活,住在一起,有人负责做饭,知青们干完活儿回来有热饭吃。铁路知青办的同志们吧鲜红的大红花戴在张淑馨的胸前,张淑馨感觉自己非常光荣。二姐说:“希望不用多长时间就看见你戴着红花回来了”。张淑馨说:“二姐,别着急,我会很快回到集宁市来的。”

这姐妹两个长得有点儿相像,都是细腻的白皮肤,双眼皮,鲜红的嘴唇。三妮个子高一点,身材更好看些。二姐比较瘦小,但是比三妮看起来成熟。三妮最突出的特点是头发浓密又黑,两个大辫子又粗又长,显得她肤色更加白了。她们两个一起走在街上,回头率是很高的。三妮说:“二姐,那个后生看你呢。”二姐说:“傻瓜,那是看你呢,你那么漂亮,可要小心被这些后生看上。”

汽车开动了,三妮和二姐在车窗上紧紧握手,两个姐妹都哭了。二姐边哭边说:“三妮,记住姐姐的话,防人之心不可无啊!多保重!”三妮说:“二姐,你放心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再见!”

二姐看见车速加快了,她松开了三妮的手,三妮哭喊着:“二姐,二姐,再见了,二姐……”

二姐哭得说不出话来了,她真的很担心三妮,一直以来她都感觉三妮心地善良、老实可欺,她一直担心有人欺负三妮,所以总是为三妮打抱不平。今天她是特意请假来送三妮出行的。爸爸也上了大客车,他要去知青点看一看,那里的生活到底是什么情形,将这么年轻漂亮的女儿送到陌生的农村,那种感觉就好像是把金银财宝托付给陌生人保管,总是有点儿不放心的感觉。

中午时分,车队到了县城附近的知青点,40多知青有男有女,还有送行的家长,来到县城附近这个知青办安置的知青点,知青们都是集体宿舍,六个人一个房间,大通铺,有食堂,有一个老农和三个知青们负责做饭。知青点上还有专门管事的农场书记。父亲看了这一切,安顿好了三妮的住处,看了周围的食堂和厕所,感觉还行,就匆忙坐上回去的车走了,三妮看见父亲走了,顿时感觉很很难过,她哭起来了……

第二天开始,知青们在几个老农师傅的带领下开始挖树坑,然后把运来的树苗栽种上;有一部分人去给蔬菜除草,三妮被分配都给蔬菜浇水,就是把渠道里的水浇灌到菜地里。这个活儿也不复杂,三妮很快就学会了。

可是好景不长,40多个知青分成了三伙,经常打群架,县知青办为了解决矛盾,将它们分为十几个小组,安排到生产大队去跟农民同吃同住同劳动。林场书记说;“这帮知识青年就是缺乏教育,应该好好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

2

1977年开春的时候,三妮被分配在小河大队的小河生产队,跟宋桂芝和陈平一个知青安置点,她们三个人都是铁路子女。宋桂芝和陈平的家都住在红楼区,那里是比较富裕的家庭,而三妮家住在棚户区,是穷人居住的地方。一见面就分成了两派:宋桂芝和陈平是一伙的;三妮自己孤军作战。形势对三妮很不利,三妮有些恐慌,不知道该怎么办?其实造成宋桂芝记恨三妮的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宋桂芝先天性的没有几根头发,而且又黄又稀疏,就跟秃子差不多,上中学的时候外号叫“秃子”。秃子最记恨张淑馨那一头浓密的黑发,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就任凭她去记恨吧,反正自己心地善良就行啦。

晚上,三个知青准备睡觉的时候,宋桂芝说:“张淑馨,你去井台上打水去。”三妮不知所措的愣住了。井台在哪里?她不知道。她第一天来到村里,哪里都不认识,何况村里到处都是看家狗,见了不认识的人就狂吠不止,张淑馨从小最怕够了,听见狗叫就胆战心惊的。

宋桂芝继续说:“知青办的老孙是我叔叔,他跟我说了,咱们三个人,我是组长,张淑馨,组长让你挑水,你敢不服从吗?”

三妮没有见识过这种阵势,她怯懦地说:“我不知道井台在哪里?”宋桂芝上来推搡了三妮一把说:“你傻呀,不会问吗?你鼻子底下没有长嘴吗?”

三妮挑起木桶,走出知青小院,两只眼睛看不见一个人,这里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鬼地方,她漫无目的地走着,突然看见一个村里的后生,大喊一声:“大哥,咱们村的井台在哪里呢?怎么挑水啊?”那后生抬头一看,真美的姑娘啊!在朦胧的月光下看见三妮白白的皮肤,细皮嫩肉的,又黑又长的大辫子,苗条的身材,说的普通话真好听。他殷勤地说:“这位妹妹是新来的知青吧,你说话的声音真好听,我叫邱耀武,上面有四个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啊?”三妮说:“邱耀武,我叫张淑馨,请你带我去井台挑水好吗?”

“好好好,我来帮助你,你们这些城里姑娘,恐怕连辘轳都不会使用吧。”邱耀武很热情地说着,一面接过三妮的扁担。

三妮也没有推辞,就跟在邱耀武的后面去了井台。邱耀武熟练地把水桶挂在辘轳上,放到水井里去,使劲顿了一下水桶,说:“张淑馨,你看这样,才能取到水,来,你试试。”他把水桶里的水倒回井里,把水桶给三妮试一试。三妮试了好几下,总是灌不满水桶。他就手把手的教给三妮。三妮终于学会了,然后邱耀武担着水桶,将水送到知青点儿。

一进门宋桂芝就说:“我说怎么去这么长时间啊?原来是勾搭上个地老大呀!”

“你说谁是地老大,小心我撕了你的嘴。”邱耀武很生气的说了一句,甩下扁担就走了。

第二天队长分配张淑馨看菜园子,张淑馨被带到菜园地一看,咿呀,邱耀武也在看菜园子呢。真实千里有缘来相会,这个后生心地善良,跟他一起干活肯定很愉快的。

队长说:“你们两个负责看菜园子,谁买了多少菜、什么菜、多少斤,都记下来,到年底要算账的,不能记错了。张淑馨,你是高中毕业生,你负责记账;邱耀武你没文化,记账不行,出力气干活。你们两个好好干活,好好配合不许吵架。”

从这以后,在知青点上孤苦伶仃的三妮认识了好心肠的邱耀武。他们两个每天一起看菜园子,邱耀武负责过称,张淑馨负责记账,两个人合作的很愉快。后来张淑馨又认识了邱耀武的家,并且成为邱耀武家的常客。村里人都开玩笑地说:“邱耀武,你真是艳福不浅啊,怎么勾搭上新来的知青妹妹了,那个张淑馨长得真好看,是知青点里最漂亮的女子哎!”邱耀武心里美滋滋的。嘴上却说:“去你妈的!别胡咧咧,我可没有那么想,我是看人家孩子可怜,城里女孩,什么农活也不会干,帮个忙呀。”

3

这一天,生产队长分配三妮放羊,羊不多,就两头种羊。天气很舒适,空气也很新鲜,周围静悄悄的。三妮看着羊儿吃草,没什么事情干,就爬在草地上想心事,想着,想着,睡着了。可是,醒来一看,两只羊没有了,她又急又怕,着急的是羊儿哪里去了,害怕丢了羊儿,赔不起。生产队长说过:“种羊有一点儿闪失,你就要全部赔偿,恐怕一辆自行车都换不起这两只种羊。”三妮找遍了附近的所有山岗,也没有两只羊的影子,她无可奈何地哭了!哭着哭着,就想到了去找邱耀武帮忙。

邱耀武听了也很着急,但是,根据他多年农村生活的经验,判断羊儿有羊群效应的习性,很可能跑到附近的羊群里去了。附近最大的羊群就是五羊生产大队的羊群,于是,就带着三妮去了五羊生产大队。果不其然,两只羊都在羊群里。于是他们费了很大的劲儿拽回了自己生产队的种羊。种羊不想回来,他们在羊群里很快乐的生活着,非常留恋那里的伙伴儿们。

邱耀武对三妮说:“你知道种羊为什么不想回来吗?”三妮被问的一头雾水,不知道如何回答。

邱耀武说:“这两只种羊用来配种的,种羊喜欢羊群里的母羊,所以不想回家了。羊儿也是有感情的,就和咱们人一样。”说着很亲热地拉一拉三妮的手。三妮心里热乎乎的,她也不是傻子,在这“老和尚拉胡琴自顾自”的农村里,邱耀武这样三番五次地帮助三妮,三妮猜想也是邱耀武看上三妮了,她心里明白起来了。实实在在的说,自己是响应国家的号召来这里插队落户的。这么一个村子里,只有邱耀武对自己好,若真的安家落户,能嫁给邱耀武也行。可惜自己并不想真的扎根农村,自己是飞鸽牌的,总有一天会离开农村的。

三妮说:“邱耀武,我妈妈爸爸不叫我在农村结婚,他们想叫我回城上大学呢,大学毕业以后,可以分配一份好工作,嫁给城里人。”

邱耀武听了很生气说:“闹了半天,我这是‘剃头挑子一头热’,你心里头根本没有我,我对你的一片好心,都是白费,对吧?告诉你,张淑馨,我也是七尺男子汉,一口吐沫一个坑,全村的人都知道我看上你了,你要是叫我‘瞎子点灯白费蜡’,我就给你来个同归于尽,我这辈子非你莫娶。”

三妮听了这话,心里很惆怅,邱耀武对她好,她心里有数,但是嫁给他,在农村过一辈子,真的不甘心啊。凭什么自己就的在农村艰苦一辈子啊?

她说:“我不是看不上你,农村实在太苦了,每天累得腰酸背疼,连个星期天都没有。”

邱耀武说:“没事儿,这好说,嫁给我,我下地干活养着你,你每天都不用下地干活,每天都是星期天。”

三妮说:“现在说得好听,真的在一起生活了,我还不是像你妈妈一样,在家里养鸡养猪养兔子,累得半死。”

邱耀武说:“反正我不管那么多了,只管一条,你要是不嫁给我,咱们就是仇人,我杀你全家。你嫁给我,咱们就是亲人。冬天我会按时把大白菜和土豆送到你们家。何去何从,你选择吧!”

三妮怕这个野蛮的后生干出不理智的事情来,她不忍心邱耀武为了和她结婚而触犯法律,更不能由于自己叫家人遭遇不测。于是她小声说:“你别说得那么吓人好吗?我答应你就是了。”

“你答应嫁给我做媳妇,我太高兴了。”邱耀武一下子抱起三妮转了个圈,然后放下三妮,亲吻起来。三妮半推半就地说:“不,不要这样……”

邱耀武按照农村的习惯,已经把对方当成自家的媳妇了,他顾不上那么多礼节了。三妮感觉自己就好像是母羊一样,被这个强壮的种羊看好了。她心里呼叫者:“我的妈妈呀,救救我吧,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啦……”

是啊,一个知青户里倍受欺负的弱女子,好不容易以为自己得到了保护伞,没想到人家是喜欢上了自己。而自己并不是是真喜欢他,只是有点感激他,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自己又能怎么办呢?何况自己并不讨厌他,就听从命运的安排吧。谁让自己丢了羊?谁让那两只羊喜欢羊群?

4

张淑馨和邱耀武将种羊关进羊圈的时候,天气淅淅沥沥地下起雨来,于是张淑馨撒腿就跑,跑到知青点的时候雨已经下大了。知青点的房子漏雨。上次张淑馨帮助生产队记账回来,看见宋桂芝把张淑馨的棉被子往漏雨的地方放,如果不是回来的早棉被子就湿透了,晚上怎么睡觉啊。于是张淑馨一进门先去看看自己的棉被子湿了没有。

治疗癫痫病的原则
福州癫痫治疗医院
中卫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