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塘】我用余生来爱你(小说)

2022-04-21 10:18:28 来源:吉本文学 点击:1

赵弘睁开眼睛时太阳已经西斜了,阳光从车窗照进来把他的脸照得透亮,他本就洁净的脸便更加光彩照人了。

虽已过了四十岁,但时光丝毫没有在他脸上留下岁月的印迹。昨天他陪女儿赵菲走在南开大学校院时,被那些入学的新生当作了学长而问路,女儿也调皮地叫他学长,然后挽着他的胳膊说“爸爸好帅!”他用手指在女儿的鼻梁上刮了一下,说了句:“有帅爸爸当然就有漂亮女儿了!”

赵菲是他的独生女,遗传了他的大眼睛和高个子,遗传了妻子的瓜子脸和樱桃小嘴,刚过十八岁的她出落得如一株清水芙蓉。他看着女儿,一丝不易觉察的忧思划过了眉宇间。妻子如果能看到女儿今天的样子,该是多么幸福啊!赵弘一声轻叹,用疼惜的目光抚摸着女儿青春美丽的脸蛋。

六年来他和女儿相依为命,在女儿的成长路上扮演着双重角色,他盼望女儿快点长大,盼望着女儿考上大学。女儿今年考上了南开大学,昨天他送女儿报到顺利地办理了入学手续。今天当他即将踏上返程高铁的那一刻,明显感觉到心一下子分成了两瓣,一种难分难舍之情随着列车拉扯得与路一样绵长……

他把背离开了椅子靠背,挺直腰杆左右转动了一下头,觉得脖子有点酸痛,便伸出右手轻轻揉着脖子。不知过了几个隧道,再出隧道时天空已经布满了阴云。他看到了那熟悉的景致,知道已到了海岛境内,再过二十分钟左右列车就要到站了。他拿出手机想给女儿赵菲发个信息,告知她他就要到了,这时有一个信息映入了他的眼里,“订单766235368631已预定成功,赵弘(票号:×××)……爸爸,谢谢您一直陪伴我成长,给了我安全感。女儿害怕失去您,耽搁了您的幸福,请原谅女儿的自私。女儿给您订好了机票,你去追求你的幸福吧!”看到女儿给他发来的这个信息,他的眼睛红了,鼻子酸酸的,他用右手的大拇指和食指压了压眼眶,眼睛里有了泪花。他很欣慰,女儿懂事了长大了。

随着人流走出了高铁站,黄昏已至,外面正下着雨,雨丝斜斜的密密的,如烟如雾。各种颜色的伞就像开在雨雾中会走动的花朵,他站在出站检票口两米外的台阶上摸了摸背包两侧,他离开南开大学时把那把雨伞留给了女儿,他疾步走进雨里,径直向着出租车通道的方向走去。

“你怎么在这?”刚走到出站口护栏外,一把紫色的雨伞遮在了自己的头顶上,他抬眼一看,梅英穿着一身浅紫色的短裙套装笑盈盈地站在了自己的面前。

“我来接你呀!”梅英把伞递给了他,从手提包里拿出一包纸巾急忙撕开,取出一张洁白的纸伸手去擦他脸上的雨水。

赵弘身子向后挺了一下。

“……”他的嘴唇翳动了一下,想问梅英怎么知道他回来的时间,突然想到她昨晚在微信上问过自己的。

他跟着梅英来到高铁站广场西侧的停车场,坐进了她上月刚买的红色马兹达小轿车里。

车子缓缓驶出了车站广场,赵弘坐在后座上,问起梅英他离开这三天部门的事,梅英扭过头笑了笑,说:“你都知道呀!”赵弘微笑着“哦”了一声。

赵弘是康达人力资源部的经理,梅英原是总经办内勤,去年被调到人力资源部任主管,她工作认真负责,交给她办的事都会办得妥妥贴贴的,赵弘对她在工作上便有了一种近乎依赖的信任。或许是他这种过分的信任让梅英产生了错觉,梅英便时常在微信上给他发一些暧昧的话。

“这要去哪儿?”赵弘不经意抬头看车外,发现不是回家的路。

“到了你就知道了。”梅英故做神秘地一笑,扭头看了一眼后座上的赵弘。

“送我回家,我累了,想休息。”赵弘神情疲惫地向后靠了靠。

“我今天过生日,陪我过个生日。”梅英语气中带着请求。

“你生日?我没有准备生日礼物就不去了,生日快乐!”

赵弘让梅英靠路边停车,他坐出租车回去。

梅英并没有停车,柔声地问道:“你对自己的生活有啥打算?”见赵弘没有回应,扭头向后看了一眼,抿着嘴笑了笑,转过头播放着歌曲《爱的世界里只有你》。

赵弘是她第二个心动的男人,第一个让她心动的男人是她的大学同班同学,也是班上女同学心目中的白马王子,长得很像刘德华,女同学都喜欢叫他华哥。她追了他一年没有结果,当她看到他和她的室友爱得如胶似漆时,她心中燃起了妒嫉之火,设了一个计让刘化投到了自己的怀抱中。

毕业后两个人一起到衡阳一个企业上班并闪了婚,婚姻在吵吵闹闹中维持了三年,华哥便留给她一封离婚协议书,从她的生活中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她发疯似的去他可能去的地方和他的家乡找他都没找到。她最后心灰意冷地来到了这个城市找了一份工作,也曾谈过一个男朋友,似乎只是为了情感的慰藉,没有喜欢,也没有爱,她以为今生不会再爱了。遇到赵弘,她发现自己的心还会喜欢还会爱。

赵弘跟着梅英走进她租住的高层两居室里,梅英拉着他来到客厅中间一个白色的圆桌前坐下,桌上已经摆好了水果、红酒、蛋糕,还有两个莲花底座的红烛台,分别插着三根红蜡烛。

梅英进了一个房间换了一身白色绣花旗袍来到桌前,点燃了蛋糕上的蜡烛,然后唱生日快乐歌、许愿、切蛋糕。

“赵菲已经考上了大学,你也该考虑自己的事了。我对你的心意你不会不明白吧?”第三杯红酒下肚后,梅英含情脉脉地盯着赵宏说道。

“我一直把你当作我的得力干将,如果我有什么地方让你误解了,我向你道歉!”赵弘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一饮而尽。

“我喜欢上你半年了,一直没有大胆追求你,是因为我知道你的心思全在赵菲身上,你不想影响她考大学,我就一直克制着自己,你知道,克制感情需要多大勇气吗?”梅英声音有点颤抖。

“对不起,我应该早对你表明态度,我只是把你当同事……”赵弘的脸上闪过一丝不安。

“为什么?赵弘,你好好看看我,我不美吗?”梅英站起了身扭动了一下腰身,双眼火辣辣地盯着赵弘问道。

“我该回去了。”赵弘看了一眼梅英,眼神中带着慌乱,他感觉到有一种欲火在心中燃烧着,他不能再呆下去了,就站起了身。

“你不想要我吗?”梅英走上前从后面紧紧抱着赵弘,脸贴在他的后背上。

一种久违的女人气息扑面而来,赵弘内心七上八下的,最后用力扳开了他的手快步向门口走去。

“赵弘,你不是个男人,你是不是那方面不行?”梅英大喊着,泪水溢出了眼眶……

听到这句话,赵弘就像被人抽了一个耳光,他猛地站住了,心中有一种莫名的屈辱。自从六年前妻子离开后他就一直一个人,面对送上门的女人他都冷冷地拒之门外,曾有人私下议论他是不是不行,还没有人敢当面这样说他。说一个男人不行,就是抽男人的耳光。他没想到,梅英也是这样想的,而且当着自己的面说了出来,“你说老子不行,老子让你看看我行不行?”赵弘涨红着脸,转过身几步跨上前,一把把梅英拽到客厅推倒在沙发上,把她狠狠地压在身子下面。他疯狂地撕开了她的衣服,用厚厚的嘴唇狂热地亲吻着她的红唇,双手抚摸着她柔软的身子,他心底里有一个声音在喊:“我要让你知道,我是个真男人!”

此刻,梅英已经彻底迷醉了,她迎合着这突如其来的凶猛冲击,双手紧紧搂住赵弘的脖子,手指如蛇般在他的背上游弋着,感觉自己的骨头都酥软了……

安东城市坐落在秦岭以西,一连几天的高温终于在昨夜一场暴雨后稍有一点收敛,正午的阳光照得湿软的土地像烧沸了的锅直冒水蒸气,没有一丝风,闷热闷热的。

在一个环境优美的中档小区里,吃过早饭的大妈大爷们坐在小区遮天敝日的林荫树下纳凉,家长里短地说些小区里的闲碎事。此刻,住在这个小区三幢八层的张嫣的心情就像窗外的鸟鸣一样愉悦、欢快,她一会儿在客厅跳一个芭蕾的姿势,一会儿抱起猫咪亲昵地摇摇它的前爪。虽然跟赵弘有过一次偶遇,冥冥中却似曾相识。虽然两个人通过电话谈了两年恋爱,现在要面对面时却有点紧张。从昨天收到赵弘要来看她的信息,她的内心就翻起的波浪,急切期盼着,却又不安着……

早晨起床后,她不自觉地在梳妆台前精心打扮起来,她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精心打扮了,头发该盘起来还是披着?同事都说她的头发像电视里飘柔广告那样的柔顺、那么飘逸。脸还是那样的清丽动人吗?她对着镜子看到了眼角有一丝皱纹,用食指轻轻按拉挤压着,接着用双手捏着腰两边的赘肉,A4腰什么时候没有了?她一直努力保持着凹凸有致的身材,身体却在不知不觉中变了形。最令自己自豪的就是依然丰满的胸,任何男人目光盯上一眼就会有一种弹软的心跳。她打开了衣柜,选了一套又一套,试了一身又一身,觉得都不满意。她本是一个对衣服很讲究的人,满衣橱都是她喜爱的名牌衣服,可现在怎么就挑不出一件最满意的呢?最后她选了一件粉红色的连衣裙,这是自己与赵弘第一次偶遇时穿的。

一切收拾好之后,一看时间已经是上午11点了,她也该出发了,到昨天就预定好的酒店。这次赵弘来,她要带他去见自己的父母商定两个人的婚事,她昨晚给父母已打过电话,她相信,父母一定会喜欢他的,她能想象出父亲和他见面后的情景,两个人都喜欢毛笔书法,肯定有说不完的话。就这样美滋滋地想着,她戴上了那副帕莎咖色太阳镜,迈着轻盈地步子走出了家门。

这时,赵弘正坐在候机室,显得忐忑不安。去安东是他两年来一直的梦想,他的心情本是急切而兴奋的,而此时却像热锅上的蚂蚁坐立不安。他没想到梅英前天会去车站接他,更没想他会跟她发生云山云海的事,他突然有了一种负罪感。看着手中的机票,看着乘客提着旅行包依次登机,听着广播里一声一声地播放着通知,他像个木讷人杵在那里不知所措。

登机口的乘客有条不紊忙碌着,这一切好像与他无关,他怏怏不乐地坐在候机室的排椅上。三年前他与张嫣分手后,一直靠电话和微信联系,每天早晚一次通电话是固定的事。他从包里掏出一个红色小盒子,想象着他当着张嫣的面打开时她是怎样的表情,想象着他亲手戴在她手上时她会说什么?这是从曾祖母手里传下来的玉镯,由赵家儿媳一代代传下来。当年他结婚时母亲亲自戴在妻子玉芬手上,玉芬离开时把它交给了自己。他与妻子是自由恋爱,结婚三年后两个人因为性格不和常常出现吵架,就在女儿十二岁那年两个人离了婚,女儿由他来抚养。离婚后的他把全部的爱都给了女儿赵菲,他发誓在女儿考上大学之前决不再婚,有喜欢他的女人苦苦追求他,他都婉言拒绝了。直到三年前遇到了张嫣,一个让他一见钟情的女人,他莫名地爱上了她。他一想起那个七月,那场山中雨,就会感到莫名的沉醉……

张嫣按照和赵弘的约定来到雅致清静的紫光酒店。紫光酒店她很熟悉,是这个城市不高档但有名气的酒店,里面很幽静雅致。在服务小姐的引领下,她来到事先预订的餐桌旁坐下,拿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用微信给赵弘发了一个定位,然后拿起菜单浏览着,赵弘喜欢吃什么菜她都知道,她一页页翻看着,内心充满着期待……

此刻,赵弘紧紧攥着那个红盒子在候机室中徘徊着。他透过玻璃窗看着MU3842滑动、起飞,渐渐飞远了,思绪不由地拉开了,想起了自己与张嫣的那次偶遇……

那时候的他特别爱好摄影,常常周末出去寻山访水,捕捉生活中让他感动的镜头,赵菲中考完后去参加为期十天的夏令营活动,他也就有了属于自己的周末,便背起了相机踏上了一个人的省内两日游旅途。

置身于福地山,被浓浓的绿色包围着,他很是兴奋,频繁地用相机拍着山、拍着水、拍着鸟,不知不觉过去了三个多小时,全然不知道天气变阴沉了,雨要下来了。

山中的雨说来就来,雨开始两三滴落时,他就开始往山外走去,没走几步大雨就哗哗而落下来。一会儿工夫,他的衣服已经被雨水给湿透了,他加快了脚步在雨中边奔跑着边寻找着可以避雨的地方。

恰好看到了山洞,他便低着头跑了进去,立马脱掉了湿透的上衣,狠劲地拧了拧水,在洞里寻找了一处可以挂晾的地方。

这时,有一个女人急匆匆地跑进洞来,斜着身子站在洞口看着外面的雨,急切地喘息着,随即从手提包里掏出一包纸巾擦着脸上、胳膊上的雨水。这是一个身穿粉色连衣裙的女子,衣服湿淋淋地紧裹在肌肤上,将身体浑圆凸凹展露无遗。随着那急促的喘息声,胸脯随之起伏着。此刻,赵弘的双眼感到了一种弹软的颤动,多少年了他的手都没有碰到这起伏的山峰了,他看得两眼直发呆……

那个女人不经意间转过头,突然发现洞里还有一个人,而且是一个男人,吓得“啊”了一声就往外跑去。

“你别害怕,我也是避雨的。”赵弘冲着急逃的背影喊着,而这个女人的脚步并没有停止。

“你别跑了啊!”赵弘看着外面倾盆大雨,急忙穿上上衣跑出了山洞。

女人一看他追了出来,慌不择路逃跑中被一块山石绊倒了,重重地跌倒在雨水里。

青少年癫痫怎么治疗
成都癫痫病专科医院
手术治疗癫痫病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