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哲理散文 > 正文

【荷塘】我在时光尽头继续爱你(小说)

2022-04-21 09:56:54 来源:吉本文学 点击:1

一、又一年情人节

“没有情人的情人节,多少会有落寞的感觉,为那爱过的人不了解,想念还留在心里面,没有情人的情人节,意外收到安慰的卡片,想必爱过的心已发现,要我打开回忆的结……”

馨雅呆呆地望着窗外,听着音响里传来熟悉的旋律,不由得幽幽地叹了口气,她每一年的今天都是这样度过的。一个人窝在家里,把音响开到最大声,单曲循环播放孟庭苇的那首《没有情人的情人节》,为自己煮上一杯浓浓的不加糖的苦咖啡,独自品尝着那种苦涩的滋味……

外面的热闹和家里的这种冷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鲜花、巧克力、拥抱、亲吻、浪漫的烛光晚餐……情侣们努力地秀着自己的恩爱,努力地向自己心爱的人表达着自己的爱意,只是所有的这一切终究和自己无关了。

过往的一切,爱过的也好,恨过的也罢,她早就将它们连着自己的心一起统统尘封了!无心地过了这么多年,冷冻过的心不知道痛为何物?也更加不会知道幸福是什么滋味了。对于馨雅来说,没有希望,亦不会奢望,脸上始终挂着没心没肺的笑容,努力地让身边的人知道现在的她过得是快乐的。不管身边的人如何劝说,她始终坚持自己的原则,爱情于她来说是毒药,是她这一辈子再也不敢沾惹的毒药!

打开电脑,看着那写了一半的稿子,忽然没了任何灵感,坐了半个小时了,一个字也敲不出来。算了,今天就当给自己放个假好了,也就不再强迫着自己去想了。关了电脑,百无聊赖地翻看着手机。

点开微信,里面铺天盖地的全是祝福节日快乐的信息,本来就很少在微信上聊天,这些信息也就没必要一一回复了。

“亲爱的,需要我去陪你吗?”

正打算关掉微信的时候,燕子的消息忽然蹦了出来,馨雅不由得笑了,燕子是她最好的闺蜜,用别人的话说就是她俩好得跟一个人一样。她俩之间像透明人一样,之间没有任何秘密。

“哈哈,算了,你还是陪你家那位吧,今天我可不好意思当灯泡,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滴。”

“我们都老夫老妻了,哪还用过什么节日啊?倒是你,怕你一个人觉得寂寞嘛!”

“哎,你知道的,这么多年我早就习惯了,不用担心了,你们好好浪漫去吧,可不能浪费了如此良辰美景哦!”

“要不你在微信里摇个帅哥出来陪你一天。”

“哈哈哈……”

听着燕子打趣的话,馨雅不禁乐了。什么现在流行的摇一摇、搜一搜,她还真从没试过呢,一方面她压根不相信网络上的那些东西,太过虚拟,和现实相差太远,另一方面,要真让她抱着某种目的去网络上找个男人聊天,还真做不到,对她来说,会觉得那样简直就是在浪费宝贵的时间。

二、阴差阳错的一点

和燕子聊了会,瞬间觉得心情阳光多了,其实馨雅对自己的心里调节能力还是有信心的.

她不会让自己阴郁太久的,用她常说的一句话就是,生命如此短暂,哪有那么多时间去矫情呢?

本来打算退出微信,手指一滑竟然把附近的人给点开了,当时馨雅并没有当回事,退出来继续看她的书。良久,当她再次打开手机的时候,才发现附近的人里面有很多打招呼的,哎,今天是情人节呢,没想到无聊的人还这么多,这么想着的时候也就随手翻了翻那些打招呼的人,她的眼睛在某个头像上多停留了一秒,也许只因为那一秒,只是那一秒,便再次让自己陷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老实说那个头像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有点傻傻的呆呆的,看着年龄应该和她差不多吧,直到后来的后来,馨雅都没想明白当时为什么会多看他一眼,想起王菲的那首风靡一时的歌曲,“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便再没忘掉你容颜……”而馨雅只是在网上多看了一眼他的头像而已。

实在想不明白的时候,馨雅把这解释为是命,命里注定的东西是如何也逃不掉的。就像她和冬,当初就算爱得死去活来的,最后还是各奔东西了,这些都是命。尽管馨雅并不迷信,她还是会为自己这样解释。

就这样莫名其妙的馨雅把他加了好友,在那么多打招呼的人里面独独加了他一个。

“美女,你好!”

还是他先开的口,老掉牙的开场白。

既然加了,哪怕只是出于礼貌,也应该回人家两句吧。

“过节呢,还有时间在网上闲聊?”

“一个人的节有什么好过的?”

“不是吧?没人陪?”

“恩,那你在干什么呢?”

“一个人在家听歌呢,每年的今天都会听的那首歌。”

“你喜欢听歌,我唱给你听吧?”

“……”

“把你电话留给我,我唱歌给你听”

“……”

记忆中的那天馨雅和他应该在网上聊了这么几句,那个傻傻的男孩子和她认识不过两分钟,便说要唱歌给她听。最最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馨雅竟然把自己的电话留给他,她甚至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馨雅觉得自己简直就是疯了,才会做这么糊涂的事情。她给完他电话便后悔了,只是那时候后悔已经晚了,不过转念一想,也没什么,大不了不接电话呗,这样想着便也释然了。

三、鬼使神差的会面

一天的时间还是很短的,眨眼间这一天就结束了,馨雅从一大堆书丛中抬起头来的时候,外面的天已经黑了,她站起来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望着镜子中的自己,给了自己一个会心的微笑。

都说时间是疗伤的最好良药,应该是对的吧?这么多年过去了,只要自己不刻意地去想,似乎有些东西真的在慢慢地淡忘,偶尔还是会入梦,只是醒来不再满脸泪痕,偶尔还是会心痛,只是已经少了些撕心裂肺的感觉了……

馨雅只愿自己可以一直这么云淡风轻地过下去,好好地把儿子抚养长大。至于其他的她从未曾想过。

电话铃声打断了馨雅的沉思,这个点谁会打电话呢?她一边想着一边拿了电话,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喂,你好!”

“你好,是馨儿吗?”

“啊?”

馨雅一时没反应过来,一个陌生人怎么会知道她的名字呢?

“你的网名不是叫馨儿吗?”

“哦,哦,你是?”

“我不是下午答应你要唱歌给你听的吗?”

反应向来慢半拍的馨雅这时候才想起来,电话是那个傻傻的男孩打来的。

“当你开个玩笑呢,你还认真了?”

“你住哪?咱们见见面吧?”

听到他说这句话的时候,馨雅的警惕心顿时惊醒了,这个年代的人,馨雅也真是无语了,不过是上午才在网上聊了几句而已,他们有熟悉到可以见面的地步了吗?

“呵呵……”

馨雅对着电话干笑了几声,其实她自己大概也不知道自己的这笑代表着什么吧?冷笑?讥笑?又或者是不可思议的笑?

“我又不是坏人,你就见一下我好吧?”

“那可不一定,哪个坏人会告诉别人自己是坏人呢?”

“真的,就见一下,就看一眼,好吗?”

“……”

“我不想一个人就把今天过完了。”

“……”

馨雅当然不会想着要跟他见面,只是很奇怪,这个男人,这个从未谋面的陌生男人,馨雅并没有像以往对待别的男人一样本能地讨厌他,他的声音很有磁性,很有男人的味道,难道是因为今天这个日子吗?在这个别人都成双成对的日子里,是不是潜意识里还是渴望有那么一个人陪在自己身边呢?所以哪怕是这样的一个陌生男人打来电话,她也没有果断地挂断电话。

“喂,你还在听吗?”

馨雅久久没有说话,电话那端再次传来他的声音,听上去懒懒的,像是喝多了的样子。就那么一瞬间一个影子闯入脑海,很多年前的冬总是喜欢在喝多了的时候打电话给自己,用这种懒懒的声音对她说很多的话,馨雅的心会变得像棉花般的柔软,就会细细软软地说很多话哄着冬入睡……

该死!馨雅狠狠地甩甩头,让自己清醒地回到现实中来。

“你在哪?”

馨雅没有直接拒绝他,忽然有点想知道他离自己到底多远?

“……”

他说了地址,可能这就是所谓的无巧不成书吧,他就在馨雅住的小区门口,他们相距也不过五百米。

老实说,此刻的馨雅对这个男人有了好奇,于是馨雅告诉了他自己的楼号,让他在楼下等着,她下去见他。馨雅还是长了个心眼,并没有告诉他自己住的单元和楼层号,万一他真的是坏人呢,起码自己还有退路吧,反正现在这个社会这么乱,小心一点总没有坏处的。

馨雅一边这样想着一边换了衣服下楼,她刚走出楼梯口看到迎面走过来一个男人,他个子不算高,长得壮壮实实的,从头到脚穿着一身黑,穿着和他的年龄还真是不符呢,就在馨雅打量着他的时候,他也正好看到了迎面走来的馨雅,他抬起头来对着馨雅微笑着。那一个微笑至今馨雅都记得,纯纯的,傻傻的,像极了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孩的笑容。

他俩就这样相视而笑,没有对话,也没有想象中的那种陌生感,仿佛是很久没有见面的老朋友一样,假如他要真是个坏人,那他的伪装就真的骗过了单纯的馨雅。值得庆幸的是,还好他并不是坏人。

馨雅猜得没错,他果然是喝酒了,而且看样子喝得还不少。

“你可以请我喝杯水吗?”他笑着问馨雅。

馨雅笑着点了点头,转身向家里走去。

四、醉酒以后的发泄

进了家门,俊昊站在门口眼睛打量着馨雅的家,这是个不大的两居室,房子里养了很多花花草草,客厅和餐厅之间摆放着一个大大的鱼缸,几条五颜六色的鱼儿在欢快地游玩着,家里被打扫得一尘不染,俊昊空空的心莫名地紧了一下,怔怔地站在门口,馨雅看着傻傻站着的男人招呼他坐下,看他的状态着实醉得不轻。

“喝点吧,喝了胃里能舒服点。”

馨雅冲了杯蜂蜜水递给他,看着他一仰头便一饮而尽。

“谢谢你!”

他抬起头来望着馨雅,给她一个感激的微笑。馨雅对视着那双看着自己的眼睛,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睛?如一汪山泉般纯净透明,清澈得仿佛可以直接穿越进去,去到另外一个世界,一个没有悲伤、没有痛苦只有爱和幸福的世界!馨雅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干净的眼睛,干净到自己想要在这双眼睛里沉沦下去。

“对了,忘了介绍自己了,我叫俊昊。”

俊昊的话语打断了馨雅的沉思,她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她不好意思地对他笑笑。

接下来的时间他们互相沉默着,或许是没有找到可以聊的话题,也或许是都各自沉迷在自己的世界里,想着自己的心事,而忘记了对方的存在。

良久以后,还是俊昊先打破了沉默。

“我答应你的要唱歌给你听的呢,你想听什么歌?”

“就你醉成这样还能唱吗?”馨雅看着俊昊醉醺醺的样子,不由打趣道。

“哈,没问题的,你随便点,只要你点得出来的我就会唱。”

“你这么厉害吗?那就唱孟庭苇的那首《没有情人的情人节》吧。”

“嘿嘿,这个……我会唱但是没记住歌词,我给你换首刘德华的吧?”

俊昊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对馨雅说。

“好吧,无所谓了,华仔的歌我也挺喜欢听的。”馨雅笑着点点头。

“不要问我一生曾经爱过多少人,你不懂我的伤有多深,要剥开伤口总是很残忍,劝你别做痴心人,多情暂且保留几分,不喜欢孤独,却又害怕两个人相处,这分明是一种痛苦……”

仿佛遭到电击般的猛烈,馨雅麻木的身躯再也无法动弹。

她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俊昊会选择这首歌,刘德华有那么多的歌,为什么偏偏是这一首?

这首被自己尘封了整整十年的歌,这十年里馨雅把这首歌和所有的记忆一起埋葬起来,只是没舍得埋葬太远,放在了心的一个角落里,再也没有勇气去碰触它。她害怕那些鲜血淋淋的现实,害怕那如洪水猛兽般汹涌的思念,害怕那些痛彻心扉的回忆……

俊昊那深沉而低哑的嗓音,像极了冬的声音,深情款款的歌声直接穿透馨雅脆弱的心脏,把馨雅带回了十多年前的时光里。

那时候的馨雅懵懂而天真,疯狂地迷恋徐志摩的情诗,在自己的每本书上写上徐志摩的那句经典诗句:我将在茫茫人海中寻访我唯一之灵魂伴侣,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她把这句话奉为自己的座右铭。

冬就是在那个阶段闯入馨雅的生活的,在馨雅憧憬着完美的爱情的时候。刘德华的这首《谢谢你的爱》,就是冬第一次对馨雅表白的时候唱的歌。

那个初夏的夜晚,在人潮拥挤的小广场上摆放着露天的卡拉OK,花一块钱就可以点唱一首歌。馨雅和冬一起路过小广场的时候,冬对馨雅神秘地眨眨眼睛,说让她站在原地等他一会。

冬快步地跑到摊主面前对他耳语了几句,摊主把话筒递给了冬,广场上想起了冬嘹亮的声音,冬对着话筒深情地说:“下面这首刘德华的《谢谢你的爱》唱给我喜欢的女孩馨儿!”

本来喧闹的广场上似乎瞬间安静了,静到馨雅可以清晰地听见自己狂乱的心跳声。

冬的歌声在空旷的广场上空飘荡起来,认识冬这么久了,馨雅从来不知道冬的歌声原来这么动听,深沉低哑,直听得人心里麻酥酥的。

那以后的冬经常唱歌给馨雅听,学校的操场边,江边的草地上,山里的小河边,处处都留下了冬的歌声。冬唱歌的时候嘴角总是上扬的,眼睛总是深情地望着身边的馨雅。

怎样可以减少癫痫病发作呢
癫痫患者吃什么药可以治疗
武汉哪家医院能治疗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