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爱情文章 > 正文

『流年征文-小说』当时只道是寻常

2022-04-15 17:25:41 来源:吉本文学 点击:1

「壹」

乔薇打电话过来时,沈临岸正与客户在一家颇具情调的咖啡厅洽谈,他想了想电话里乔薇的语气,不顾身边同事的暗示,跟客户说着抱歉匆忙离去。

打车到乔薇说的地方后,沈临岸一眼便看到了那个哭泣的身影。他松了口气,上前去。唤她的名。乔薇。

乔薇听见他的声音,也不抬头,哭得更大声。时值傍晚,路人们纷纷侧目,沈临岸走过去,坐到她身边。递过去一包纸巾。和秦凉又吵架了?是询问的语气,却带着七分肯定。

乔薇点头,一边哭着一边道,临岸,我要和他分手。

沈临岸闻言,无奈地拍拍她的头。又闹小孩子脾气了。

我是说真的。乔薇仰起脸望着沈临岸,一双眼睛早已哭得红肿。

别闹了,乔薇。沈临岸叹气,这一个月你已经说了五次要和他分手了。

可是临岸,你不知道……乔薇欲言又止。算了,其实看到你以后,觉得安心多了。她站起身,忽然脸红,小声道,临岸,我饿了。

沈临岸微笑着看着她。走吧,我带你吃饭。

「贰」

是夜,乔薇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她想起晚间沈临岸带她去吃的火锅,她点的是他爱吃的菜,而他点的是她爱吃的菜,饭后他们在街心的那家冷饮店买饮料,选择的亦是相同口味。与沈临岸相识四年已久,他们之间的默契与日俱增。而沈临岸,似乎也一直在她需要的时候适时出现。

沈。临。岸。乔薇一字一字念着这个名,有种温润的安心,就好像沈临岸真的是她溺水时泅渡的堤岸。

手机铃声在这时候划破静谧,来电人,秦凉。乔薇赌气挂断,对方再打,如此两番,对方似乎铁了心一定要打通。手机再一次响起时,乔薇终于接听,有气无力道,秦凉,你到底要怎样。

你搞什么鬼不接电话。秦凉的声音从那头气急败坏地喊过来。

没什么,我在休息。乔薇握着手机,语气淡淡。

你要和我闹多少别扭。电话那头的声音有着明显的怒气。

乔薇突然觉得倦怠,难道这就是她追逐了许久的爱情么。她沉默,说不出任何的话。

秦凉察觉到她的冷淡,不再做声。许久后,秦凉道,你早点休息,我挂了。

晚安。乔薇应声挂断电话。内心蓦的觉得空旷,寂寥没有任何声音。

「叁」

暴风雨来临之前,空气中流窜着动荡不安的气息。

乔薇从图书馆出来的时候,门口已经有不少人小跑回去。她看了看天气,似乎马上就会有雨水,而这里距离回公司还有一段距离,她拿出手机正想打电话给沈临岸,想想却又罢了。何必呢,沈临岸为自己做的也够了。她如此想之后,还是决定自己坐车回去。

公交车上,人潮拥挤。她扶着拉环望着窗外避雨的人群,有种说不出的空洞。快要到下一站时,站台上有着许多人,车速逐渐减下来。突然,一抹身影跃进她的眼帘。秦凉?她惊住了。

车站旁,秦凉撑着伞,和一个女孩子很亲密的样子一起等车。不知道秦凉说了些什么,女孩子佯装生气侧过脸,而那一瞬间,乔薇俨然看见那张熟悉的女生的容颜——和自己相处许多年的好姐妹,遥遥的容颜。她想要下车,她想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公交车却因为这一站没有人下车缓缓开行。她转过身回望,秦凉和遥遥相依的样子越来越模糊,而她心里的不安却扩大的越来越清晰。

秦凉,秦淮河畔烟雨凉。乔薇回到公司,将在图书馆找到的文献整理好交给经理后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发呆。她有些想不通和秦凉之间出了什么问题,而秦凉和遥遥又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她打电话给秦凉,电话响了很久才接通。

你在哪?她的声线有着苍白的平静。

我在公司。秦凉亦冷淡回答。

秦凉,下班后我到你住处找你。乔薇说完这句话迅速挂断电话。她捂住自己的脸,眼泪簌簌滑落。

「肆」

快到秦凉楼下时,乔薇收到一条短信。她打开,是沈临岸发过来的。

沈临岸说,乔薇,天气不好,早些回家,记得吃饭,学会照顾自己。

她看到这条短信,突然有种流泪的冲动。可是临岸,我们终归不是彼此最后的归宿。她在上楼梯的那一刻,决然关掉手机。

你来了。秦凉打开门,依稀是白日里和遥遥在一起穿的那身衣服。

乔薇走进去,一切似乎都没有变,可是人心呢,真的也没有变么。

秦凉,我有些事情想跟你问清楚。乔薇坐在小厅的沙发上,疲惫地看着秦凉。

秦凉坐到她旁边,搂过她的腰身,想要亲吻她。

秦凉。乔薇突然板起面孔,推开他。

秦凉有些恼怒,终是放手,起身拉过一张凳子坐到她面前。你要和我说什么。

你爱我么,秦凉?乔薇看着那张熟悉的脸孔,多少云烟往事在记忆里百转千回。

呵。你就是要问这个问题么。秦凉突然笑了起来。乔薇,四年了,你却还在质疑我们的感情。

不要回避我的问题,告诉我,你爱我么。秦凉,我要知道答案。乔薇望着面前男子的脸,那张她倾尽整个年少爱恋的脸,悲从中来。

乔薇,你真的要知道?好,那我告诉你。秦凉嘴角的笑越发凉薄,乔薇看得心惊。

「伍」

四年了,我所有的耐心都已用尽,既然今天你一定问,我就告诉你。乔薇,我不爱你,真的不爱你,我已经没办法让自己装作爱你,你明白么。乔薇的眼泪随着秦凉的话语无声滑落。

原来,你真的不爱我。她喃喃自语。

是,我不爱你。那天你问我什么时候带你回家见我的父母,我拒绝了你,你跟我生气,其实你那时就应该明白,我们之间,就要走到尽头了。

乔薇无力地坐在沙发上,秦凉在她面前言语,他的声音显得那样渺远。她问,秦凉,那你和遥遥呢,你们又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秦凉的脸色变得难看。乔薇笑。我今日看到了你们,你又何必再瞒我。

两年前,有一次你和我吵架,遥遥为了你过来劝我,我们在一起聊了很久,从那以后,我发现,遥遥才是我理想中想要守护的人。秦凉突然抓住她的手。我知道你现在怨我,可是我们真的不适合在一起。乔薇,我们分手吧。

我们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乔薇泪中带笑,任由秦凉握住她冰冷的手。我曾经很爱你,用我整个年少来爱你。可是你现在告诉我,你不爱我,你喜欢遥遥。秦凉,你真的忍心么?她站起身,直视着秦凉的眼睛。

我们从一开始就是错的。我不爱你,而你也不爱我。乔薇,也许连你自己都不知道,你要的只是婚姻,只是组建一个家庭带给你的那种安全感。而我的出现只是适时给了你这样的心理暗示。乔薇,若论感情,其实沈临岸在你心里都比我重要。

「陆」

漆黑的天幕,昏黄的街灯,乔薇离开秦凉的住处后漫无目的地走着。她想哭,却没有了眼泪,想笑,却再也笑不出来。四年的感情,遭遇这样的否定,她突然有种筋疲力尽的感觉。

手机在这个时候响起,是沈临岸打过来的。她接起,沈临岸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透着一贯的温润。乔薇,是不是吵醒你了,只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今晚很想给你打个电话。

乔薇握着手机,说不出话来。

你在听么。今天这一场雨来得快去得也快,这会的星空,很美呢。

乔薇突然哭出声来,她在电话里一遍遍唤着沈临岸的名。临岸,沈临岸。

是在十五分钟后,沈临岸从家里赶到乔薇身边。而乔薇坐在草坪上,只是抬头看着那些星星。

为什么不回家,乔薇?沈临岸坐到她身边,看着她。

沈临岸,你说得对,今晚的星星真的很漂亮。乔薇答非所问。

恩。你看那几颗星星聚在一起像不像一朵花。沈临岸也不再问,与她一起看星星。我们给它取一个名字,就叫它蔷薇星座。乔薇,你喜欢么?

黑暗中,沈临岸的声音宛如一道温暖明亮的光线划过乔薇静谧的暗夜。

乔薇突然转过脸看着沈临岸。我和秦凉分手了,是真真正正的分手。那一瞬间,她泪流满面。

「柒」

乔薇病了。她躺在出租屋的床上,看着天花板上潮湿的水印发呆。沈临岸提着一袋子食物进门,他看见乔薇醒来,走到她身边。我给你买了粥,你喝一点吧。

乔薇摇摇头,不言语,只是定定地看着沈临岸把食物摆在桌子上,然后端出粥,坐到床沿。四目相对的刹那,乔薇却恍若隔年。

沈临岸,你告诉我,为什么秦凉不要我。乔薇突然抓住沈临岸的衣袖。他说我不爱他,可是临岸,你知道的,我爱他,我真的爱他啊。乔薇的眼泪伴着她沙哑的嗓音跌落。

沈临岸放下碗,轻轻搂住她。你不要这样,你还有我。

乔薇在他的怀里安静下来,这个怀抱似乎无论何时,都能给予他温暖与安全的守护。沈临岸。她看着他的眼,带着一丝不确定。

乔薇,我喜欢你,全世界都知道我喜欢你。我们试着在一起吧。沈临岸注视着她,一字一句的深情,那冲破内心情感的表白。从前你和秦凉在一起,我不能说什么,但是现在你们真的分开了,乔薇,给我一个机会,让我照顾你。

乔薇愣住,继而苦笑。不。临岸,我不能和你在一起,你只是因为秦凉离开我而同情我。她推开沈临岸。四年来,你比任何人都清楚我与秦凉之间的过往,当初我离开家,离开父母,就是一心要坚守自己的感情,而现在秦凉离开我,遥遥骗了我,沈临岸,我什么都没有了,可是我不想要你的怜悯。

乔薇。沈临岸叫他的名字。

沈临岸。乔薇亦高声打断他的言语。我承认我依赖你,但是现在,我们真的不能在一起。

「捌」

两个月,似乎一切都没有改变。乔薇每天按时上班,下班后回到自己租住的房子,生活平平静静,无波无澜。她已经很久不去想秦凉了,而沈临岸在那之后的一个星期被她一次次拒接电话后也再无联系。

夜里,她躺在床上,翻看着台湾某个女作家的遗作,《蒙马特遗书》。沈临岸曾让她不要读这样的书,而她却被书里阴郁厚重的感情所吸引,不能自拔。此时夜阑人际,她只觉心神不宁,胃里一阵绞痛。她合上书,关灯躺在床上,却是辗转难眠。

凌晨两点,乔薇仍未睡下,她从枕边摸索出手机,按下一串号码。电话很快接通。乔薇却不知道要说什么。乔薇?电话那头传来沈临岸迟疑的声音。

我胃疼。乔薇捂着肚子呻吟,额头上的汗密密麻麻。

你怎么样,屋里有胃药么,你等着,我过去找你。隔着电话线,看不见沈临岸的表情,乔薇却能感受到她的急切,她突然有种流泪的感觉。沈临岸。

急诊药房外,乔薇打完针后坐在椅子上休息,沈临岸在她身边,两人无语皆默默。

今天麻烦你了,大半夜还害得你跑出来。乔薇打破尴尬。

没事,反正我也睡不着。倒是你,胃不好就好好吃饭,家里要记得备一些常用药。要是下次再像今天这样,难受的还是你自己。沈临岸交代这交代那。

这么长时间没见还是这么罗嗦。乔薇小声嘟囔。沈临岸很明显身形一顿,却没有做声,好一会他起身,我送你回去吧,这样你还能睡几个小时。

「玖」

两人从医院出来回到乔薇所住的院子门口后傻眼了。明明走之前还有一扇门没关,这会却大门紧锁。

进不去了。乔薇郁郁地看向沈临岸。

要不我去敲门?沈临岸建议。

算了吧,等会门卫没醒,其他住户该开骂了。乔薇看看手机。还有几个小时天就要亮了,要不我去江边坐几个小时,你先回家,明天还要上班呢。

笨蛋。沈临岸拍拍她的头。大晚上我也不放心,你要是胃真的不疼了,我陪你到江边坐坐。

乔薇嘿嘿傻笑。

夜幕下的江水泛着幽微的蓝,两人靠坐在江边的躺椅上,有一句没有句地闲聊。

——喂。沈临岸,你有没有看到我们的蔷薇星座。

——我还没找到,那你呢。你看到没。

——嘿嘿。我当然一眼就能认出来了。那可是你送给我的星座。

——笨蛋。胃还疼么。

——沈临岸你不要老骂我笨蛋……这两个月,你还好么。

——老样子。和从前一样。

——沈临岸。

——嗯?

——这里的蚊子好多。

……

「拾」

时光仿佛回到了从前那样的静好。沈临岸与乔薇之间的尴尬似乎因为那晚全部不见。他们之间的联系又开始频繁起来,仿若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他们一起去爬山,一起去寺庙求签,一起去公园,整座城市的山山水水似乎都在见证着他们与日俱增的情感。然而二人绝口不提爱情。有时候乔薇也会想起沈临岸的那句“我们试着在一起吧”,却从那以后,沈临岸再未说过那样的话。他照顾她,他待她好,他在她需要的时候适时出现,那段时间几乎所有人都以为他们在一起,可是乔薇明白,她和沈临岸之间的那一层距离,自己永远也跨越不了。

是在那一天周末,乔薇路过闹市新开一家四星连锁饭店的剪彩,她对那些原本不感兴趣,也许是注定,不经意的那一眼,她竟在人群中俨然看见沈临岸。

沈临岸西装革履,眉目清朗,被一群人簇拥着剪彩。乔薇站在群人里,听见周围人七嘴八舌的言语。那一瞬间,她才忽然了解到,原来沈临岸所谓的家里开饭馆是如何的排场。是那样的富家子弟,却陪着她在路边吃小吃,被自己使唤来使唤去,甘心留在她身边付出。

癫痫发作的预防方法有哪些
癫痫病是否会遗传给下一代
癫痫典型的紧急救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