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爱情散文 > 正文

新疆纪行30:果子沟大桥

2022-03-30 17:34:40 来源:吉本文学 点击:2

车子出了赛里木湖景区,虽然已过晚上八点,但天空仍然是明晃晃的,太阳还高高挂起。此刻的阳光变得明亮灿烂了些,天空蓝重新出现。

车子沿着山路缓缓行驶,路的两侧是高山,山上是参差的、黛绿色的针叶林。在阳光照射下,东部树影重叠交错,西部像是镀上了一层金。

旅行第七天后,我已经习惯了每天晚上八九点结束行程、第二天八点出发的日子,但身体仍然会觉得疲惫。

我问导游,“我们几点能到酒店?”

导游说,“十点左右能到,咱们今晚住在清水河,车程要一个半小时。”

我记起导游说过,当时公众号推送的行程是今天中午去泥火山,然后再来赛里木湖,但是泥火山我们提前到第二天的行程中了。仔细想想还真得要提前,不然不知道今晚要几点才能入住酒店。

导游接着说,“之前一同事带同样行程的团,就按照预先规划的路线走,去了泥火山再去赛里木湖,然后晚上十一点半才到酒店。那就太晚了。”

在车上短暂的聊天后,又变安静了。车内再次活跃起来时,是在果子沟大桥。

我坐在车子前进方向右侧的位置上,这样的视角一转头就能看到呈“H”型的塔柱立在山谷两侧,从塔柱顶部延伸出的斜拉索吊着车道的主梁,笔直的桥梁横亘其上。

其实果子沟大桥的外观看上去和普通的斜拉桥差不多,只因大桥周围不同季节绝美的景色、修建难度之大、意义之大而声名远扬。

我透过玻璃看到的景色,是柔和的阳光抚摸着山上的绿树,高山庞大的影子覆盖在山谷中。令我觉得奇怪的是,大桥所在的两座青山上,有部分地方缺失了绿树,桥墩所在之地缺失不奇怪,但有一片是从山脚到山顶的山脊线都缺失了。

车子在桥上行驶的时候,我看到路边停着一辆黑色的小车,有两个人站在桥边看风景。那眺望的角度,赏景应该很好看。

车子很快走完了大桥,拐了几个弯就下山了,开到了桥底下。

这时能仰视大桥。

笔直的桥墩支撑着先弯后直的大桥,桥墩像木柄,桥身像是喜庆节日舞龙的姿态。蔚蓝的天空中飘着一大朵祥云,大桥此时像是一条正要翻腾飞天的巨龙。

当时脑袋闪过这个比喻的时候,有点佩服我自己。

仰视所见的山,看着像是光秃秃的样子,若不是仔细看,还看不出山上是发黄的草地,这和在桥上所见的山不是同一座。草一黄、树一落叶,便带走了生机。

因我坐在车上,受到所看的位置、季节的限制,我并没有看到网上图片中果子沟大桥的那种壮观、震撼。但能够一睹大桥的此刻的风景,也算是此行的一个恩赐。

因考虑到要坐一个半小时的车程,过了大桥后我又睡了过去。醒来时,小巴停在十字路口等红绿灯,我知道车子已经进城了。

一看时间,九点三十八分。天还没黑尽,望向西方的天空,还残留着一抹不肯消散的橙黄色,此时城市的路灯已经亮了起来,街边房屋的灯光透过门窗闪烁着,有种万家灯火的感觉。

导游在车上说了什么已经不记得了,只记得她那句,“清水河到了,咱们今晚住的酒店是××,也快到了。”

车子进入酒店门前的停车场,熄火之后我们拿着行李下车。夜色如水,竟然有点微凉。

每天晚上入住酒店之后,才能让自己奔波的身体得以休息。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北京治癫痫的好医院在哪
贵州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怎么样
治疗癫痫病比较出名医院